广东广州新闻网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广东广州新闻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明清时期“烧梵塔”游戏研究

来源媒体: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更新时间:09-28点击:2567

“烧梵塔”游戏主要流行于明清时期我国的南方地区,各地方志民俗资料多有记载,但都比较简略,各地对此游戏称呼不一,玩法内容也稍有差异,但实质都基本相同。

“烧梵塔”游戏概况

“烧梵塔”作为一种民俗游戏,主要集中于节日时间,笔者依据《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对自明代至中华民国时期的全国各地民俗资料进行梳理并统计,发现“烧梵塔”游戏主要分布于“中秋”、“中元円”、“七月晦日”、“元宵”、“七夕”等几个季节性的节日,并且从乾隆年间以后,“烧梵塔”游戏逐渐增多,从具体时间上来看又大多为夜晚,这个不难理解,因为只有夜晚才能体会“烧梵塔”游戏的妙处。

并且,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江西、安徽、海南等地的游戏主要集中于“中秋节”,而上海、浙江、江苏三地的“烧梵塔”则主要集中于“元宵”和“中元节”气山西的“烧梵塔”则全部集中于“元宵节”。

地点上,主要分布于南方地区,但北方个别省份也有分布,具体来看:湖北、湖南、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江苏、浙江、安徽、上海、海南、山西等都有分布,其中,又以广东、浙江、江西、江苏、湖南等地分布较多。

另外,山于风俗习惯的差异性,各地对“烧梵塔”游戏的称谓也不尽相同。如广东、广西等地区大多称“烧梵塔”为“烧番塔”,而江西等地则称“烧宝塔”、“庆塔”等,安徽则称之为“闹宝塔”,山西地区是北方地区唯一一个保留有“烧梵塔”习俗的地方,此地“烧梵塔”游戏不仅形式与其他地方有差异,而且名称也与其它地方迥异,如平定直隶州就称“烧梵塔”为烧“塔火”,翼城则称之为“烧秦桧”。

“烧梵塔”一般由小儿在节日之前收集无用的碎砖、碎瓦,放置于庭院等空旷地带,待节日来临的夜晚,在成人的指点下用捡来的砖瓦进行砌塔,每块砖瓦之间都留有一定的空隙,以便在烧塔时空气能够自由流通,上一层就下面的空隙处用砖瓦又能起来,一直叠到第五层或第七层。

塔的高度依据所收集的砖瓦数量和儿童的年龄特征来定,如果所收集的碎砖瓦数量少,加上儿童年龄小,所堆之塔自然也矮小;所收集砖瓦多,加之儿童年龄大,长得高,所堆之塔自然也就更高些。有的还在每层裱上五色纸或在内放上泥偶。

在燃塔之前,有的地方还要进行祭拜,到真正燃塔之时,各地又有不同。如有的地方直接在塔内放入灯烛,待中秋夜降临,万千塔灯竟燃,灿烂如白夜,这样做的好处是比较安全,适合城市街巷人口和建筑比较密集的地方燃放,如湖北江夏就是采用这种方法,更多的地方则是预先为梵塔底部或顶部开一个缺口,待塔砌完后,从附近拾来干柴、稻草杆、谷糠等易燃物品,塞入其中,直接点火。待着火后,有的地方还“沃以油水”或者直接加入松香、食盐、硫磺和鞭炮等其它易燃易爆的物质。这样,梵塔内的火热借着风势,能越串越高、越串越大,使梵塔内火光变得更红亮,使气氛达到最高。

在烧塔游戏过程中,在梵塔周围人们还进行着其它一些活动:一般儿童会鸣鼓击锣、“绕塔而戏”,广东地区则“烧杣子灯”并踏歌于道,在梵塔烧红之后,还有的地方将番薯等物品放入梵塔之内烘烧,取出后进行“剥鬼皮”游戏,即“剥疵癞”。

有的地方还在“烧梵塔”游戏过程中进行比赛。而胜出的标准有很多,最主要的两条是,一是看谁塔的梵塔高,看谁烧的梵塔火最大;二是看谁烧的梵砖最红,所谓:“以红为度”,第三,在“红火”的条件之下,看谁搭的梵塔最后倒下去,倒得越晚就表明烧得越好。这样无疑使来年的“梵塔”越做越大、越做越漂亮,无形中加大了“烧梵塔”游戏的精彩程度,使“烧梵塔”这一游戏能够流传下去。

明清时期“烧梵塔”游戏的变化发展

明清时期是我国古代社会向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期,民间层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气象。明清时期的“烧梵塔”游戏也随着社会物质文化的不断变化发展加入了新的元素。

番薯,又名红薯、白薯、苕等。番薯原产于美洲,明万历年间经南洋等地传入中国华南地区。番薯的最初被引入中国,就对当时的中国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正因为番薯这种不仅在荒年中能“全活人食”,而且在平常年中也有“其利甚大”的作用。不仅士人对其赞誉有加,仅据《金薯传习录》载,就有五十多位士人写就的六十多首诗词歌赋对其大加称颂,在这一时期,番薯已经成为到民间信仰体系中的一部分了。

到了宋代才开始盛行民间的祭月活动。到明、清时期,里然祭月伩式已经逐渐脱离最初的娱祌性宗教意义,成为比较纯粹的民间娱乐活动,如明淸时期的祭月活动就往往作随着许多娱人性的娱乐游戏活动,如相互馈赠、赏月、吃月饼、宴饮、烧梵塔、烧斗香、走月桥、点树灯等活动,但还是一直保留着传统的祭月仪式,只是加入了更多时代性的元素。前面提到,山于番薯在明淸社会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它渐渐山一个普通的粗粮品种变成了某种具有神圣意义的物件,使得它能够与月饼等一起进入了当时的祭祀体系中。

到明清时期,成人加入到了“烧梵塔”游戏中,后来还出现了各个村之间的相互竞赛,“梵塔”会越做越高,甚至出现了借助梯子搭塔的情况,而且越做越大,燃放手段也越来越丰富多样,有用“锅汕”喷洒的,后来民国时期还有边烧边抛洒煤油和鞭炮的,这些活动明显危险性很大,已经不适合儿童玩弄了。

伴随卷明清吋期“中秋节”受到人们的更加的重视,人们玩“烧梵塔”的兴致也越来越浓,以致出现通宵玩“烧梵塔”的情景。

民间关于“烧梵塔”游戏的历史记忆——各地的传说

“烧梵塔”这一儿童游戏真正开始在全国各地流行有可能是出现在明清时期。而据笔者以《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为主要文献来源中初步统计,共有七十五处提到“烧梵塔”这一游戏,涉及的地区主要有广东、浙江、江苏、湖北、湖南、江西、上海、山西等;另据笔者考察,现今另有福建、安徽等地区部分古村落还存在这种游戏。

有关“烧梵塔”的民间传说有很多,话说元末明初,在元朝的统治下,老百姓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朱元璋领导的起义军就是其中著名的一支。人们就因地制宜发明了烧“番塔”来互通信息,一来二去,元军也知道了烧“番塔”的妙处,一见火起也派出大队人马来镇压起义军。烧“番塔”遂成了起义军和元军斗智斗勇的一种兵器,有时候为了戏弄元军,农民军故意接二连三在多处烧起“番塔”,搞得元军来来回回疲于奔命。

民间传说元朝末年,蒙古统治集团为了挽救其摇摇欲坠的腐朽统治,统治者无恶不作,老百姓怨声载道。中秋夜,家家户户掰开月饼,瞧见传单,纷纷夺取菜刀,揭竿而起,掀起了反抗元朝的起义高潮。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景德镇地区都会流行着用烧“太平窑”的方式来庆祝屮秋节的方式。所谓烧“太平窑”,是指每年中秋前,用捡来的渣饼、窑砖叠成一座座大的一丈多高,小的三尺左右的窑形建筑,待中秋夜晚,加入干柴,放火烧起来。这其实就是“烧梵塔”,只是名字不一样。

真相与谬误:关于“烧梵塔”游戏的起源

回到前文提到的关于“烧梵塔”游戏起源的那几个传说故事,这些故事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在清以前的历史文献中找不到相关的原始记载,全是依靠民众的口头流传至今,然后由民国至今的学者记录于著作中。

关于第一个东石镇塔头村里的传说,很明显,这则传说在记录开基祖丰功伟绩的同时,透过“相贡”这则小游戏显示出“烧梵塔”这一游戏一定不会晚于宋代出现,通过陆游的诗歌也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烧梵塔”游戏至少不会晚于宋代。但是为什么又有如此多的民间记忆把“烧梵塔”与反抗元朝暴政联系起来?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分析一下与“烧梵塔”的起源有着非常大的相似性的“月饼”的起源的传说。“佛塔”又名“浮屠”,据称原是印度梵文Stupa的音译,也有人认为“佛塔”来源于梵文Buddastupa。

“聚沙为塔”的游戏也随之会出现,敦煌莫高窟盛唐第23窟北壁就有儿童“聚沙成塔”的画而,画中四个儿童正堆起身边的沙砾,形成了佛塔模样的沙堆,旁边还有题字:“造造像香华人供养音乐供养或称名或礼拜如是人等皆成佛道。”上面说的只是烧梵塔游戏的雏形,真正的“烧梵塔”有可能出现在南汉时期,

“烧梵塔”游戏所扮演的多重社会角色

“烧梵塔”游戏在广大南方地区都有分布,因时因地的,加之各地风物人情的差异,人们对“烧梵塔”的认识也各不相同。

据史料记载,科举考试作为古代社会取仕入世的最重要手段,一直受到社会的极大关注,考试及第是每个科场士子的心愿,明清时期,科举取仕范围进一步扩大,录取人数也进一步增多,这无疑加大了整个社会的文教风气,人们希望本地能多入仕的心理随处可见,于是修造文峰塔、文笔峰、文昌阁等应运而生。

有过农村经历的人都知道,此时正是田中害虫最活跃的时候,因此如何防止这些害虫伤害农田就成为农村人关心的事情。潮州地区将“烧梵塔”写作“烧蚁塔”,因为潮州话“瓦”与“蚁”同音,“烧瓦塔”就是“烧蚁塔”。

明清时期是中国古代社会由繁盛走向衰落的最后时期,也是向近现代化迈进的重要时期,社会渐渐由封闭走向松动,人口的流动慢慢由于经济的发展变得越来越频繁。在这个当口,虽然有统治阶层对社会思想和信仰的严厉控制,但是并不能完全泯灭底层社会的各种反抗冲动。

近世以来,中国底层社会的信仰,民间的秘密结社是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至宋代,由于一些名僧的积极倡导、达官显贵的推波助澜,最后加上宋代的统治阶层对此也并没有反对,民间宗教结社愈演愈烈,像净土宗、天台宗、禅宗、律宗等一些佛教宗派,皆盛行结社念佛。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每个人都乐生恶死,加上由于社会的压迫或其它一些原因,找不到生活的希望,更是会促使民众向往那种宣称能给他现世或来生带来极乐的宗教。

特别是明清时期,中国民间宗教蓬勃发展的态势前所未有。众所周知的,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是依靠民间秘密宗教的力量推翻了元朝的统治,并最终建立明朝的。而在清代,民间秘密宗教更加活跃,我们可以从当时的吏部给事中林起龙上书给顺治帝的奏折窥见大概,他说道:顺治三年以来,各地风俗大坏,各种邪教蜂起,有像白莲教、大成教、混元教、无为教等,五花八门。这些邪教往往以烧香礼忏来煽动蛊惑人心,所以一些为非作歹之徒很容易借此来煽动叛乱起义或者从事作奸犯科之事。他还建议如果查到这些邪门歪教应该严肃处理,处以重罪,以此来防微杜渐。

而民间信仰一般认为:八月十五日中秋节就是末劫来临的日子。如清代石韫玉11就在谈论清代秘密宗教之信仰时就说道:秘密宗教迷惑人的方法是称现在正处于佛家所谓的劫世阶段,世人罪孽深重,将会遇到大灾,还说嘉庆十五年八月十五円会出现黑风黑雨七天七夜,世人如果碰到这些雨时会死。而史籍记载很多地方的民众在八月十五这一天晚上,往往都“彻夜不眠”,似乎也印证了民众这方面的深层次的恐惧。事实也证明,明清时期很多秘密宗教都是借助这一天来造反的。

在先民直觉性的观察中,月亮由朔到望再到晦的变化,犹如人类从生到成熟再到死亡的过程,不过跟人类死亡之后不能再生不同的是,月亮可以再由晦转到望,如此周而复始。这些便在先民眼中,拥有了不死与再生的力量了。借用《楚辞天问》里的话说就是“死则又育”。嫦娥奔月的故事中,吃过长生不老药的嫦娥奔向了月宫;吴刚伐桂的神话中,吴刚斧下的桂树拥有死而复生的能力,无不是在向人们展示古人心中的这种不死与再生力量。

月亮既然有了这种让人无比向往而又不可得的能力,古人就通过神话传说的方式,试图领会月祌不死与再生力量的真谛,以此可以获得像月亮一样神秘的力量,以便获得生命的延续。于是便有了种种借助月亮来求得生命再生与延续的仪式和习俗。“七夕”里,女儿家或通过在月光下焚香点烛、对月跪拜以期获得月亮的神力,或对月穿针,以获得赐以巧技,一般人家则争先去河边取月光照过之水,以期获得月亮的的恩赐。

明清时期,人们在玩“烧梵塔”游戏之前和其中,同样也要设贡祭拜,如清道光永州府志载:儿童拾瓦砾“燃灯设供”,而且明确规定,必须是在月上之后,如清同治江夏县志透露:只有在“月上时”,人们才能“群具衣冠拜其下”。这些都说明:在进行中秋祭月的同吋,人们也很重视“烧梵塔”这个游戏,以至于在游戏之前要“群具衣冠”。

而且也表明:“烧梵塔”这一游戏,与祭月有着某种联系。前面提到,“烧梵塔”主要发生在两个重要的节日,一个是中秋节,另一个是中元节,这两个节日都是在月圆之夜进行的,自然与对月亮的崇拜有关。可以这样说,“烧梵塔”这一游戏本身就是祭月仪式的一部分。

因此,民众选择在中秋或中元月上之时进行“烧梵塔”,又获得一层新的意涵,即不仅以“烧梵塔”的形式祈祝劫运不要降临,更以在选择“烧梵塔”时机上,即月圆之时,向代表不死与永生的月神拜祝的方式重复这种祈祝。

结语

游戏作为人类社会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人类社会的一面镜子,有什么样的社会和文化就有什么样的游戏。通过对游戏的研究,人们能够发现许多隐藏在游戏背后的故事,借此窥见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些许脉络,使人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历史发展过程中某些行为方式。

“烧梵塔”游戏产生于宋代以前,盛行于明清时期,是一种流行于我国古代南方地区的群体性游戏。它往往与农民起义、社会变革联系在一起,以至于成为了人们记忆中一些:道大社会变革的历史见证。以现代人的视角来看,“烧梵塔”虽然蕴藏了丰富的文化内涵,但本质上只是一种纯粹的娱乐游戏。

然而在古人看来,它除了能够娱乐民众之外,还能把社会发展进程中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融入其屮,起到保留历史记忆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烧梵塔”游戏的相关传说故事不断得到丰富,已然构成了一部厚重的社会变迁史。

根据地方志的记载,“烧梵塔”游戏除了娱祌娱人的功能外,还扮演若“烧蚁”、“祈福”等多种社会角色。不同地区的民众根据其不同需求在“烧梵塔”游戏中添加了不同的地域元素,使得各个地方的“烧梵塔”游戏在形式、内容、流程不相冋、各以特点。造成这种游戏的地区发异性是因为游戏本身的包容性、开放性,还足因为民众的不同需求的驱动造成的,现在本文还不能给出定论,

正足因为上述原因才促使了“烧梵塔”游戏在我国明清时期的鼎盛。由于资料收集方面的限制,笔者至今未找到明清时期北方地区“烧梵塔”游戏的太多相关文献,至于为什么“烧梵塔”游戏会呈现出南多北少的状况,肯定也有深层次的原因。

“烧梵塔”游戏不见于历代正史记载,却广泛存在于民间社会,并通过风俗习惯及游戏的方式代代流传,借用美国学者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的话来说这些都属于历史文化中的“小传统”。正史不载“烧梵塔”游戏,表明了“大传统”即精英文化对游戏这种“小传统”即“大众文化”的拒绝,另外一方面,经由对明清时期“烧梵塔”游戏中所表现出社会心态以及历代附着于“烧梵塔”游戏中的传说的挖掘,我们却可以从中清楚地看到这个“小传统”与当时的整个社会大致的动向是基本一致的。

在这里,我们所说的这个“小传统”即是当时下层民众通过“烧梵塔”这一游戏来摆脱“红阳末劫”而进行的各项活动,而关于这个“大传统”,即是孔飞力在《叫魂》中所描述的清朝统治阶层对整个政体受到各种威胁的忌惮,事实上,孔飞力也提到了人口过度增长、人均资源比例恶化、社会道德堕落是造成“叫魂案”发生的社会基础。但是如果我们从“烧梵塔”游戏中所隐含的末日预言中寻找线索,也许可以找到另外一种解释。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中国黑龙江新闻网 黑龙江齐齐哈尔新闻网 湖北黄冈新闻网 贵州贵阳新闻网 甘肃平凉新闻网

本文地址:http://gdguangzhou.zdxww.com/a/1712135950915917957.htm
官方微信公众号